力出一孔的“社区团购” :邻里关系的基础与团长的未来组织化

在谁也没想到上海的封控会发展成大家1~2个月都足不出户的状况下,新锐社交媒体传播机构时成广告的张琨从发现身边的邻里关系转变开始,分析人与人之间互助、亲密感增强下的社区团购模式激增,从其发展史看未来如何发挥这种模式一直未被真正利用好的商业价值。

在笔者出生的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社会结构特点是邻居们经常守望相助。父母长辈也教导我们:亲仁善邻,国之宝也。但在上海这个人际关系边界感极强的城市,以笔者所居住的这个一梯一户小区来看,从不会有人愿意与邻居共乘一部电梯,出现矛盾时,大家也非常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这种冰冷又距离感十足的邻里关系让人对自己的邻居没有任何期待。

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直到2022初这波疫情到来,邻居们刚开始还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姿态,偶尔有人在业主群中抱怨谁家的小朋友深夜还在练钢琴,但大部分时候还在享受不用上班带来的愉悦,将封控当作一种馈赠或是短暂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