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团长,来自新型消费超级实验室的极限零售

在“疫区”团购的新模式下,以往依赖“地段”的品牌模式式微,这似乎让消费碎片化寻找到了突破,让投入千亿却不能成就最后一公里的百万平台小店看到了希望。从去中心化消费,到数字化演变下的“物物交易”、个体的资源网络,新的团长模式重构了深度的零售分销体系,让营销体系从高效到有效,但是否会成为未来的新模式、新渠道和新业务,对于营销人来说,参考团长存在的价值,对其与团购平台等不同模式进行探索,都是现在要做的功课。

Life is unexpected(生活不可预料)...

笔者自2022年2月最后一周出差回到上海,自3月中旬居家,到6月1号解封......期间因为工作和兴趣使然,线上约见过近100个投资人,100位行业专家,一起探讨抗疫期所形成的新型消费习惯,大部分专家认为这个变化将对零售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和一位在疫情间做过团长的欧洲企业美女高管Dora”云”聊到,大部分在职场商场上驰骋的人在抗疫期间的工作时间更长,“活动”更多,也促发大家更多思考——对2600万上海市民而言,从生活到生存,再到抗疫胜利和期待的“上海滩”复兴,或许是每一个市民的“爱情神话”.........